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纨绔影帝重生妻 > 辛小栖番外

辛小栖番外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辛小栖悠悠转醒,入眼的是别致的水晶灯,她伸手揉了下自己的太阳穴,然后伸手看了看自己的手腕,有被绑过的痕迹,她记得自己被林芳草叫去,然后就不记得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记得自己还在参加西娆和景致的婚礼啊!

    她猛然的起身,房间内的墙壁是米白色,窗户似乎半开着,米白色的窗帘随着微风微微飘荡,这里是哪里?

    辛小栖下穿,床边有一双淡蓝色的拖鞋,她穿进去刚刚好,她慢慢的走向门边,打开门出去,越走越觉得不对劲,这里不是景英庄园,也不是西娆和景致结婚的那个古堡,她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辛小栖走到楼梯旁,这个楼梯是木质的,光洁如新,她扶着扶手慢慢的走下去,从二楼到一楼不过二十个台阶,她却走得很慢,一直在打量着眼前的场景。

    忽然,她猛的低头,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裙子已经变了样子,这不是她穿的那条裙子,她是昏迷了吗?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好像是听见了脚步,辛小栖看见一个慈眉善目的阿姨从好像是厨房的地方走了出来,看见她便小心翼翼的招呼道,“小姐您醒了,想吃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哪里?”辛小栖看着眼前的人,她不认识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先生的家啊!小姐昨天被先生抱着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先生?”辛小栖秀眉微蹙。

    “苏复苏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苏复?我不认识啊?”辛小栖现在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阿姨我能打个电话吗?”辛小栖询问道。

    哪知那阿姨摇摇头,十分抱歉的说道,“这里没有电话,小姐若是有什么疑问,等先生回来问他吧!”

    辛小栖现在很想知道西娆和景致的婚礼怎么样了,她为什么会晕倒,根本没有等待的时候,抬脚就想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小姐,先生吩咐不能出去啊!”那位阿姨跟在她身后喊道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辛小栖直觉有什么不对,连忙跑了起来,从她的位置到正门口不过五十米的距离,如果不是穿着拖鞋她想这是她跑得最快的一次。

    她还没有来得及打开大门,大门却自己打开了,辛小栖吓了一跳,后退了一步,直接撞到了身后跟来的阿姨身上。

    辛小栖连忙回头,将她扶起来,小脸上充满了歉意,“对不起!对不起啊!阿姨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没事。”阿姨起身眼神看了眼辛小栖的身后,点头道,“先生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辛小栖一听,立刻转过头去,就看见一个男人的俊脸正慢慢的朝着她靠近,越来越近,侧过她的脸庞,却在她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辛小栖捂着脸,连连后退,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苏复,“你是谁?你要做什么?你快放我离开!”

    “辛小栖?”苏复大手一扬,阿姨就回到厨房去继续做饭了,苏复的口中又念叨了一次,“辛小栖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名字,那你也知道我是谁?你快说你为什么要绑架我?我没钱的,你绑架我没有什么好处!”辛小栖慌乱不已,以前遇见什么事情都有西娆在她的身旁,可是现在,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而对面的那个男人她除了名字之外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“绑架?说的多难听啊!我明明是救了你。”苏诱高大的身影朝着辛小栖慢慢走近,他修长的大腿走一步,辛小栖就要连退两三步,终于苏复停下了脚步,一双魅惑的桃花眼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比往后退了,后面的那个花瓶市价5000万,把你卖了都赔不起。”苏复的声音淡淡的响起,辛小栖的身体也瞬间变得僵硬。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?”辛小栖望着面前这个和自己只有一步之隔的男人,他那双眼睛太过勾人,让她不得不全身警惕。

    “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你说要做什么?”苏复嘴角勾起笑容,“你该不会该是处吧?”

    “要你管!你快放我走!”辛小栖一再的重复道,现在西娆一定在找她,她不能就这样困在这里,而且她现在连自己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你就死了。”苏复俊眉上挑,朝着辛小栖又向前了一步,此刻只要苏复一低头一伸手就能将辛小栖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刚刚也说救了她,现在又来这招。

    “你这就是对救命恩人的态度?”苏复双手环胸,打量着辛小栖,“昨天我本来是却参加景致的婚礼,但是闲逛的时候发现了你。”

    苏复的眼神移向她的手腕,上面被绳索勒过的痕迹依旧明显,“如果不是我刚好看见,将你救了出来,你现在估计已经去见上帝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辛小栖迫切的想要知道西娆和景致,还有其他的人有没有事。

    “就算发生了什么,你也无能为力。毕竟都已经过了一天了!”苏复望着她脸上露出魅惑的笑容,“你还真的是出乎意料的能睡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去参加婚礼,那一定是认识景致的,他们现在怎么样了?你快告诉我啊!西娆没事吧!”辛小栖看见苏复这般的云淡风轻忍不住双手抱着他的胳膊,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没事,你又不相信我。”苏复被辛小栖这么抱着,感觉似乎好不错的样子,桃花眼上染上一层有趣的烟雾。

    “真的没事吗?”辛小栖还是有点不相

    ”辛小栖还是有点不相信,不过抓住苏复的手却慢慢的松开了,然后睁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苏复,“谢谢你救了我,我现在能离开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苏复回答的干脆利落,没有丝毫犹豫和思考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谢谢你救了我,真的十分感谢,如果以后有什么要我帮忙的,我一定会帮你的。”辛小栖说话的时候满脸的真挚,苏复却笑了。

    他俯身将目光和辛小栖平视,辛小栖不由得想要后退,苏复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她的双臂,笑颜道,“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,叫做救命之恩无以为报,小女子愿意以身相许。”

    辛小栖睁大了眼睛,她怀疑自己幻听了,“以,以身相许?”

    “嗯哼,以身相许。”苏复看着辛小栖的反应,觉得现在一点都不后悔将辛小栖带回来,实在是有趣的紧。

    “苏先生,你是不是连续剧看多了?”辛小栖说完不由得低下头,不敢和苏复继续对视下去,总感觉苏复能一眼将她看透一样。

    “看的不多,不过你如果想演的话,我不介意配合配合。”苏复将辛小栖转了个身,抵在一旁的墙壁上。

    辛小栖看着眼前的景象,这是壁咚吗?

    “苏,苏先生,能不能换种报恩的方式?这个,这个实在有点玄幻了。”辛小栖惴惴不安的看着苏复,又低了下头,以身相许的报恩方式,不是古装剧里面的吗?

    虽然她不得不承认,眼前的苏复的确很帅,但是这也不能让她直接就以身相许吧!

    实在是太不科学了?

    “玄幻?在我苏复的一生中,发生什么都不叫玄幻。”苏复突然俯身,俊俏的脸庞慢慢靠向辛小栖的脸颊,浅浅的呼吸声慢慢靠近她的耳旁,她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“除非,你是不想报恩了?不然我长得应该还算对得起观众吧!”苏复觉得可笑,居然还有人嫌弃他,是嫌弃吧?

    “苏先生,你的救命之恩我会记得,可是以身相许这种事,不是要两情相悦才行吗?苏先生也不想对一个才见了一两次面的女人就以身相许吧?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我,你怎么知道我不愿意。”苏复在辛小栖的耳旁说话,辛小栖只感觉耳旁痒痒的,想要逃,可是苏复整个将她困住,甚至为了配合她身体低了许多。

    辛小栖刚刚起了一个低身逃走的念头就被苏复给看穿,紧跟着她的身体又低了,“小妹妹,你的道行还差的有点远。”

    “苏先生,你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辛小栖站直了身体,既然逃不掉,不如问清楚。

    “以身相许啊!我等你呢!”苏复的脸颊从她的耳旁离开,画风一转,却又说道,“饿了吧?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辛小栖有点不解的看着苏复收回了手臂,双手插兜的朝着餐桌走去。

    辛小栖一摸肚子,她还是真的饿了,大约是从昨天到今天都没有吃饭。

    辛小栖在苏复的对面坐下,看着面前的菜,基本都是辣系的,辛小栖拿起筷子,却没有轻易的动筷子,而是询问道,“苏先生,吃的菜不会也要以身相许吧?”

    “多谢提醒。这倒是个好主意。”苏复这话让辛小栖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大嘴巴子,多嘴多嘴多嘴!简直太多嘴了!

    苏复拿起筷子,嘴角上扬起好看的弧度,“反正迟早都要以身相许的,人生苦短,多睡一晚是一晚。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辛小栖手中的筷子立刻被放下,“苏先生,我想我还是先走吧!多谢你的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随意。”苏复的回答让辛小栖感觉到很意外,但是既然能走她干嘛要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她从座位上起来,然后询问道,“不好意思苏先生,请问我的衣服呢?”

    “扔了。”苏复甩给她连个字,甚至都没有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辛小栖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睡裙,还好不是很透,脚上的拖鞋,也还好,能穿出去。

    辛小栖对着苏复躬身,郑重的又道了一次谢,转身走出了大门。

    外面的太阳依旧刺眼,可是却和京城往日的艳阳天有所不同,因为这天气很蓝很蓝,是真正的蓝天白云,而且这么炙热的太阳照耀着却感觉没有那么燥热,不过却有点闷热的感觉。

    辛小栖出来的地方是一个独栋的别墅,往前走了很久才又遇见第二栋别墅,但是没有人,越走辛小栖感觉越有点迷茫,她还是应该问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的。

    忽然,她看见路边有一个正在扫地的阿姨,她朝着那位阿姨走了过去,“不好意思,阿姨我想请问一下,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扫地的阿姨伸手捋了下自己的帽子,然后用家乡的口音说道,“你说这个是啥子地方啊!这里是明日园啊!小姐你从那个地方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明日园?我记得京城没有这个地方啊?”辛小栖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京城?京城里这里可有十万八千里哦!这里是川城!”阿姨又看了眼辛小栖,“小姐你该不会是从那家房子里跑出来的吧?这我可不敢多说了,你去问别人啊!”

    辛小栖站在原地看着那位扫地的阿姨走远,脑海里两个大大的川城将她彻底击垮,难怪刚刚餐桌上都是那么辣系的东西,原来她睡了一觉已经跨越了大半个华夏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辛小栖十分没有骨气的又往回走了。

    没有苏复,

    没有苏复,她现在这个样子,身无分文又没有证件,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从川城回到京城的。

    仍在吃饭的苏复听到阿姨说了一声,“先生说的真是对呢!小姐正气冲冲的回来呢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苏复应了声,不会来难道等着在路上被饿死吗?

    辛小栖一进门,就直接朝着苏复走去,一句话不说,拿起筷子就开始吃,她好饿!

    “记得以身相许哦!”苏复坐在对面擦着嘴巴,姿态优雅。

    辛小栖停顿了下,然后有继续吃东西,本来就饿,出去走了一圈之后就更饿了!

    对面的苏复没有离开,而是一直注视着辛小栖,“狼吞虎咽的样子简直有损淑女形象。”

    辛小栖望了他一眼,这一切还不都是他弄的。

    不然她怎么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,苏复是怎样想的,竟然把她从京城带到了川城,这么远的地方,她要怎么回去。

    辛小栖匆匆吃完之后,擦了擦嘴巴,然后望着苏复,“苏先生,我想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给谁打?西娆吗?我已经给她说了,你很平安,要在这里玩一段时间,所以她就放心的把你交给我了,何况她现在很忙,出国去了,所以就算你打电话,应该也没有人接。”苏复这话简直将她所有的后退全部堵住。

    “我给经纪人打电话。”辛小栖换了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说林芳草?她现在估计已经去天堂了?你确定要给她打电话,不如你先给她烧一部电话,不然她一定接不到你的电话。”苏复英俊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好像在说一个死人不过是太稀松平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死了?怎么会死了?”辛小栖心里有点慌了,林姐对她那么好,那天她找她,然后她就没有了知觉,难道,不会的!

    “你既然就那样想了,干嘛不继续想下去,你知道背叛的人会是什么下场吗?最好的后果是死了,最不好的后果是生不如死,你是希望她死了,还是希望她生不如死?不管是哪一个,你们以后都不会见面了,也从此没有关系了。”苏复轻笑,“不如考虑考虑我们之间的关系,还比较靠谱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?苏先生你救了我的命,我,我,是肯定会报答你的,但是,但是,以,以身相许这件事,你容我考虑,考虑。”考虑一下是目前最折中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不急,我们有的是时间。”苏复倒是没有逼迫她。

    “那我能给我父母打个电话吗?他们一定会很担心我的。”如果她的父母知道她现在远在千里之外的川城,不知道会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说伯父伯母啊?这个不用担心,我都招呼好了。”苏复突然从座位上起身,然后走向辛小栖,高大的身影将外面照射进来的阳光遮住了不少,“就说你外出拍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联系了父母?”辛小栖有点不敢置信,她面前的人到底是谁啊!

    “这点小事不用感激我,如果真的要谢我的话,以身相许吧!”苏复低头看着辛小栖的眼神中透露出认真。

    辛小栖偏头,却觉得荒诞不已,她才见第一次面的人要以身相许,就算是救命之恩也用不到以身相许的地步吧!

    “苏先生看起来青年才俊,外表优秀,看着房子应该家里条件也不错,应该不差女孩追求,为什么要我?”她真的有点想不通,就算是要以身相许应该也是她这个被救的人苦苦哀求吧!

    哪有施救的人口口声声的邀请要以身相许的,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有缘啊!你说我闲逛到哪里不好,偏偏遇见了你,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吗?”苏复附身靠着辛小栖的脸越来越近,“辛小栖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额,这个能说的通吗?”辛小栖的身体缩了缩,躬着背一副颓然的样子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不通,佛曰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,所以你前世一定偷看了我无数次吧!所以这一世换我来拯救你!”苏复的笑意太过明显,辛小栖耸耸肩,觉得苏复说的都是些什么鬼。

    “苏先生,我什么时候能回京城去?”辛小栖觉得还是问正事比较重要。

    “回去啊!可以啊!你什么时候对我以身相许?”苏复右手突然托着她的下巴,将她的头抬起来,“我没有那么不堪入目吧?这个问题需要考虑那么久吗?”

    她的下巴传来冰凉的触感,苏复的手指居然这么凉,辛小栖来不及思考许多,问道,“苏先生的意思是说我对你以身相许你才会让我回京城去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是这个意思。”苏复很满意辛小栖体会到了他话中额意思,还不算太傻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苏先生这又是何苦呢?”辛小栖实在想不通,苏复怎么就这么执着。

    苏复托着她下巴的手慢慢的摸着她的脸,缓缓道,“一见钟情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辛小栖本能想要摇头,可是她的脸却被苏复控制住,辛小栖正要回答不信的时候,苏复的脸突然靠近,双唇倾覆在了她的唇上,“嗯,呜,呜。”

    辛小栖的双手再苏复的手臂上敲打着,苏复没有任何的反应,灵巧的撬开的她的双唇,攻城略地。

    辛小栖的双脚也开始不老实了,辛小栖的看准了位置正要踢苏复像是看穿了她的意图一般,身体灵巧的侧过,然后松开了她的双唇,“看起来挺温顺的,没有想到竟

    没有想到竟然是一只小野猫。”

    辛小栖一抹嘴唇,上面感觉有点血丝的痕迹,她盯着苏复,前所未有的严肃,“苏先生,我们的关系还没快到这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我说了,我的是时间慢慢来。”苏复虽然这么说,可是他刚刚的动作不就说明了很急吗?

    “苏先生说的不急,就是刚刚的表现吗?”辛小栖觉得委屈极了,表面上强装坚定,可是此刻她整张脸都拉下,不悦的表情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苏复突然有点懊恼,自己刚刚太急躁了,他蹲下身体,双手试图搭在辛小栖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上,辛小栖却在这个时候将手背在了后面,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膝盖,没有多余的反应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!我刚刚的确有点急躁了,我保证下次不会了。”辛小栖低着头,苏复看不到她的反应,苏复朝着探头辛小栖的下面探头,这一瞬间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恶魔。

    因为一滴眼泪正落在他的脸颊上,虽然没有落到他的嘴里,但是他好像感觉到了咸咸的,苦涩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小栖,你在哭的我可不保证我还要做什么?我这个人的控制力一向不好。”苏复从来没有安慰女孩子的经验,更不会有那个女人胆子大到敢在她的面前哭。

    辛小栖许是被吓到了,挂在眼睑上的眼泪怎么都落不下,苏复一看,伸手在桌上拿了一张餐巾纸,然后将辛小栖的眼泪一擦,“我可从来没有做个这事,记得对我以身相许哦!不然可就没有人愿意要我了!”

    “又是以身相许,苏先生感觉挺饥渴的,苏先生这条件应该不用担心这个问题。”辛小栖情绪变化的话很快,这就有了很苏复开玩笑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担心啊!我爱的人不爱我我能不担心吗?我一心想要对她以身相许,对方却不领情。”苏复在辛小栖旁的座椅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那你去找她啊!这个人还真是没有眼光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眼光,你觉得你有眼光吗?”苏复倒要看看辛小栖要怎么回到。

    “我有啊!”辛小栖哪里知道苏复说的就是她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我表示很怀疑。”苏复表示此刻内心很受伤,为什么眼前的这个女人这么不知趣呢!

    “我自己觉得有。”辛小栖说完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睡裙,“那个,苏先生,我能不能换件其他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让她一整天都穿着睡衣她是有点接受无能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醒来之后并没有好好的看你睡的房间。”苏复说着起身,“走吧,我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辛小栖现在回想起来,她醒来的时候哪里有时间和关注点去关注那些问题,满心满意都在想这里是哪里,西娆他们怎么样了的问题。

    苏复本想伸手拉着辛小栖,不过一想到刚刚落在脸颊上的眼泪,又忍住了,小女人真是麻烦啊!舒服不禁感概道。

    幸好就这么一个就够了。

    苏复双手插兜走在前面,辛小栖低着头默默的跟在苏复的后面,这个而是几个台阶下来的时候走的特别快,怎么现在走起来却感觉这么漫长呢!

    走到了房间门口,苏复在门口站定,“换件好看的,我们晚上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?”辛小栖立刻问道,“我在这里谁都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总归是要认识的。”苏复说完朝着里面挥手,“进去吧!”

    辛小栖秀眉微蹙,苏复他要做什么!

    进了房间,辛小栖便看见还有一个小门,这就是传说中的衣帽间,辛小栖走进去,里面左边上下两排全都是各式各样的裙子,还有丝巾,左边是上衣和裤子,在往前走,还有各种的项链配饰,鞋子也整整独占了一面墙,辛小栖回头望了眼门口,觉得实在奇怪。

    辛小栖随手选了一件淡蓝色碎花的裙子和一双银色的高跟鞋,然后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辛小栖打开门的时候,苏复的眼前一亮,这么简单的装束的确很适合她的气质。

    辛小栖接受苏复的打量,然后先开口说话了,“苏先生,我突然有种被包养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那些裙子她大致看了眼,全是合适她的尺寸,还是有鞋子,甚至还有内衣裤,这么私密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可换个说法,不如叫伯父伯母把户口本寄过来吧!”苏复那双桃花眼中映出辛小栖的模样,辛小栖莞尔一笑,“苏先生一定是连续剧看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你觉得是我帅还是你拍电视的男主角帅?”苏复整个人倚在门口,似挑逗般的望着辛小栖。

    “你帅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一句话就洗刷你所有眼光差的问题,证明你还是有眼光的。”苏复突然又欺身向她,“所以,要不要对我以身相许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